*/
站内搜索:
新闻中心
参政议政
组织建设
社会服务
学习研究
九三风采
市级组织
 
九三学社浙江省委会推...
九三学社浙江省委员会...
政府采购领域妨碍公平...
九三学社浙江省委员会...
九三学社浙江省委员会...
 
用户名:
校验码:
密    码:
 
 
 
 人物专访 
九三学社浙江省委员会2018部门决算公开
       发布时间:2004-03-17 点击数:4830

●陈险峰

  今年5月,宁波市布利杰民族乐团在宝岛台湾作了为期7天3场的《宁波风情》专题音乐会,获得了圆满成功。美妙的乡音感染了彼岸的乡亲,他们说:“我们同根同祖,都是中国人。”传统的民族文化蕴含的力量是无穷的。下面,就让我们来认识一下民族文化百花园中的一朵奇葩——布利杰民族乐团的领头人傅丹女士。

第二次创业

  1991年,人到中年的傅丹辞去江西南昌市歌舞团团长职务,来到宁波组建宁波市歌舞团,开始了她人生历程中的又一次创业。
  傅丹清楚地记得,在那次调动前的宁波之行中,宁波市文化局领导将她带到一片废墟前说:“未来的宁波歌舞团就将在这里崛起。这个美好的蓝图要你来绘就。”调到宁波后,傅丹面临的现实是,除了那片废墟,筹建中的歌舞团只有一支职高培养的舞蹈队,过渡的团部是20世纪30年代建造的极其简陋的小平房。她迎难而上,边筹建边演出,与海军建立“军民共建单位”到军营演出,临时聘请歌手、演奏员到福建、上海等地巡回演出……歌舞团渐渐有了自己的乐队、舞美队和基本设施,到1994年已初具规模,能够承接宁波市的重大接待任务,为外宾和有关领导演出。此时,歌舞团亦开始为宁波市民所了解。
  1997年,傅丹被任命为宁波市文化局副局长。新的岗位开阔了她的视野,针对歌舞团、越剧团和甬剧团各自为政,资源与优势白白浪费的情形,她提出:“文艺事业要发展,必须优势互补,强强联合,进行体制创新。”在各方的支持下,她对这些文艺团体的演奏员进行优化组合,不占编制,不要国家投入一分钱,与宁波市布利杰集团公司合作,成立了“宁波市布利杰民族乐团”,开创了市场经济条件下企业加盟支持文艺事业的成功一例。近年来,她还领导组建了宁波市管弦乐学会和市音协器乐考级委员会,丰富了市民的文化生活。
  文艺团体如何为经济建设服务?在服务中如何更好地发展壮大?傅丹进行了有益的探索。无论是率团赴境外演出,还是在甬接待各界人士,均与“宁波帮”人士以艺会友,共聚乡情乡谊,往往为经贸活动带来意外的收获。在她的努力下,目前宁波市的各个文艺团体已步入了共同发展的良性循环,尤其是越剧“小百花”,在演出市场不太景气的形势下杀出一条血路,阵容整齐、流派纷呈,既有名牌节目,又新人辈出,还依靠“宁波帮”组织了“越迷会”。

琵琶曲声传真情

  傅丹是国内颇有影响的琵琶演奏家,国家一级演员,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她自幼酷爱音乐,15岁开始学习琵琶演奏,17岁进入广州战士文工团。“文革”中虽受到冲击,却始终未放弃心爱的琵琶事业。1977年2月入上海音乐学院深造,师承著名国乐大师卫仲乐教授。
  “四弦六相廿四品,弹出人间万般情”。1979年毕业后,傅丹到赣南体验生活。一天与当地老乡上山打茶籽,一路上,老乡们边走边敲打扁担,嘴里还哼唱着山歌,那欢快的节奏和浓郁的劳动气息深深吸引了她,她记下了这动人的旋律,与人合作创作了琵琶曲《上茶山》。该曲演奏后,很快得到了音乐界的肯定,除荣获江西省政府颁发的优秀文艺创作奖外,1981年在《人民音乐》杂志上发表,由上海唱片公司录制出版。
  1994年秋,傅丹以浙江省人大代表的身份视察杭甬高速公路工地时,了解到一位路桥建设者长期带病施工,不幸去世,而他的儿子又继承父业,继续奋战在工地上。视察回来后,傅丹久久不能平静:这些路桥建设者多像默默无闻的小草,正是他们构织着一条条“大地彩虹”,他们才是文艺工作者真正值得歌颂的人。于是,一首现实主义作品诞生了,她以小草为音乐素材,与人合作,创作了大型琵琶协奏曲《路魂》。1995年,在宁波市戏剧节上,该作品获得了创作与演奏两个一等奖。
  本着对艺术的领悟和对事业的执著追求,20年来,傅丹的演奏和创作事业硕果累累。她演奏和创作的《霸王卸甲》、《十面埋伏》、《出征曲》、《秋水夕照》等琵琶曲在全国及省级以上音乐比赛中曾11次获奖,《上茶山》、《送我一枝玫瑰花》、《兰花吟》等20多首独奏曲由上海唱片社、广州太平洋影音公司、香港百利唱片公司录制。她还在南昌、福州、宁波等地成功举办个人琵琶独奏音乐会,为振兴与繁荣民族音乐作出了一定的贡献。

江南艺术香飘东瀛

  今年5月1日,应“2000年日本淡路花博会”组委会和日本国兵库县政府的邀请,傅丹率宁波市歌舞团第二次赴日访问演出。
  从大型人造岛上的关西国际机场出发,沿大阪湾海岸经世界第一吊桥明石海峡大桥,便来到了美丽的淡路岛。歌舞团在该岛中央的“梦舞台”及各町文化中心演出12场,盛况空前,场场座无虚席,不计其数的中外游客驻足观看,无数相机、摄像机追逐着这美丽的瞬间。琵琶乐舞《秋水夕照》、舞蹈《江南美》、《西湖情》等节目获得了日本观众的阵阵喝彩。两位从大阪驱车3小时来到现场的日本老人激动地说:“这是此次花博会上最好的演出,节目美、人更美,希望能够多演出几场。”一些留学生和日本华侨不断地重复这样一句话:“你们的演出为我们在日本的中国人争了光,我们感到祖国的伟大,我们有一种扬眉吐气的自豪感!”有些观众纷纷上台祝贺、献花,一位日本老太太,坐在轮椅上,让她的儿女推着来到台前,向傅丹献花。深夜,日本筝曲院主持森和子女士,携琴来到宾馆和傅丹切磋技艺,一曲琵琶、古筝合奏的《樱花》表达了两国艺术家的共同心声。
  在10天的访问演出中,傅丹深切地感受到文化艺术在对外交流中所具有的独特魅力。歌舞团所到之处,大街小巷挂满了“热烈欢迎中国宁波歌舞团”的横幅,“读读新闻”、“产经新闻”均报道了歌舞团首场演出的盛况,日本国家电视台向全国播放了歌舞团在日演出的精彩场面。于是,许多日本人知道了中国宁波是一个有着美丽音乐和美丽传说的好地方,向往到宁波旅游。随团出访的方太厨具公司等三家企业老总更是收获匪浅,感慨地说:“访问演出已超出了艺术本身,它向日本人民展现了一个良好的宁波形象,提高了宁波商人在日本的地位和信誉度,发展了我们和日本的经贸关系。”

“我们同根同祖都是中国人”

  “宁波江南风,曲音传宝岛。”2000年5月29日,当傅丹率宁波市布利杰民族乐团抵达台湾时,台湾媒体立即作了如上报道。
  应台湾高雄市国乐团的盛情邀请,宁波市布利杰民族乐团成为宁波市第一个踏上台湾岛的专业文艺团体,也是台湾执政党变更后大陆委派的第一个赴台艺术表演团体。民乐团在台北、台中、高雄三城市作了为期7天3场的《宁波风情》专题音乐会,不管是“灯月交辉”还是“秋水夕照”,音乐厅始终洋溢着热烈的气氛,一阵阵谢幕掌声,使民乐团原先准备的谢幕曲目都不够用了,只好临时在台北又排练二首曲目。
  宁波民乐团到台湾演出的消息一传开,不少“民乐迷”喜出望外,专程从台湾其他城市赶到台北、台中、高雄观看音乐会,他们纷纷说:“两岸有不可分割的文化历史传统,我们同根同祖,都是中国人。”令人尤为感动的是台北的一位60岁的“民乐迷”(当地乐界亲切地称他为“陈大爷”),他一直跟随着乐团,自费住在乐团下榻的饭店,白天义务为乐团做导游,晚上为乐团演出拍照、录像,演出结束后又忙碌到深夜,冲洗照片,翻录录像。乐团离开离雄返甬时,他早上7时就赶到机场,向乐团赠送3场演出录像带,并把8天来随团拍摄的照片装订成册,赠送给每位演奏员。离别时他念念不忘地说:“美妙的音乐吸引了我,今年我一定要到宁波去观光、旅游、听音乐!”他的这种对民族音乐的迷恋,对弘扬优秀民族文化的执著,深深感动了每一位演员。
  演出期间,许多宁波、舟山、绍兴老乡闻讯驱车赶来“捧场”,他们激动地说:“多少年没有听到乡音了!”一些在加拿大、美国定居的同学(有的在台湾音乐学院任教)听说傅丹来台湾演出,特地从大洋彼岸飞来相聚,在一起回忆往昔,诉说创业的艰辛。大家都认为从事民族音乐只有立足本土才有前途。在台北,台湾中国文化大学中国音乐学系主任看完演出后,来看望傅丹,得知两人竟同出师门——国乐大师卫仲乐教授,顿时百感交集,握着傅丹的手久久不愿松开。在高雄,傅丹还碰到了久未谋面、现在台南艺术学院执教的老师及年轻时一起练琴的朋友……
  令傅丹深感音外的是,高雄市国乐团管理层中许多人是弹琵琶出身。傅丹说:“同行相聚特别亲热,虽然以前大家没有见过面,但通过发行的磁带,相互之间早已有所了解了。”同行们希望能够演奏傅丹创作的琵琶曲,并相约今后再度交流。

  本文摘自《海峡情》2000年第10期


 
相关新闻:
为灾区人民重建家园是我最大的心愿       发挥科研专长,探索海洋奥秘      
让历史告诉未来       谭建荣:有价值的事就要坚持不懈地做下去      
青蓝互滋有乾坤——访全国百篇优秀博士论文指导老师李有...       为人求正、为学求真、勤于钻研、善于创新      
我的恩师王季午教授       民事大于天——记九三学社成员、参政议政能手留正铨      
欢迎您:您是第 20277838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