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内搜索:
新闻中心
参政议政
组织建设
社会服务
学习研究
九三风采
市级组织
 
政府采购领域妨碍公平...
九三学社浙江省委员会...
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
“弘扬爱国奋斗精神 建...
“不忘合作初心,继续...
 
用户名:
校验码:
密    码:
 
 
 
 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专题 

回忆雷峰塔的重建

       发布时间:2009-01-31 点击数:3473

梅钧安

   我老家在江苏兴化,和“难得糊涂”的郑板桥先生是同乡。小时候听说过《白蛇传》的故事,听说过美丽的西湖。初中时读了鲁迅先生的《论雷峰塔的倒掉》和《再论雷峰塔的倒掉》,似懂非懂。但从此知道西湖有十景,而独缺其一的便是“雷峰夕照”了。此后,我便对美丽的西湖心向往之。
   1957年夏,我考上浙江大学,终于来到杭州,来到西子湖畔。当我漫步湖滨或是泛舟湖上时,欣赏着三面云山一面城的湖光山色,陶醉而又飘然。急急寻访西湖十景,一一都有了着落,唯独雷峰塔的遗址无缘一见。有知情的同学说,那是在国宾馆的院子里,中央首长住的地方,一般人是进不去的,只得打消了念头。后来从西湖十景老照片中,看到了坍塌前的“雷峰夕照”。那苍凉而凄美的塔影,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总是萦绕心头挥之不去。但杭州从此便成了我的第二故乡,我与西湖结下了不解之缘。
   风风雨雨,人事变迁,一晃半个世纪过去了,我也从青春年少而届古稀。由于从事建筑设计工作,我亲历了几十年来杭州的城市改造和建设过程,目睹了杭城日新月异的变化,特别是西湖的日益靓丽,常常使我感慨万千,浮想联翩。看到水光潋滟中岿然矗立的雷峰塔,那庄重而敦厚,精致而辉煌的塔影时,回忆起在雷峰塔重建过程中,我和九三学社的朋友们也曾推波助澜出过微薄之力,多少有一些欣慰。
   从1988年开始,我作为九三学社成员,担任了杭州市政协第五届、六届委员,第七届任常委,和政协城建委人资环委专委会副主任。1997年初,刚换届不久的杭州市政协,决定在6月份召开七届二次常委会,会议主题是关于杭州城市建设和管理问题。当时市政协副秘书长朱舟海同志,也是九三学社杭州市委会秘书长,邀请我和吴定玮、徐连友商量要作一个大会发言。吴、徐二位都是多年从事杭州城市规化的老专家。我们的意见很快就集中到环湖南线景区的开发建设上。而开发南线景区的点睛之笔,我们的共识就是重建雷峰塔。我们决定将这个内容作为发言的中心,发言稿由我执笔。
   重建雷峰塔的话题,应该说从1924年9月25日饱经沧桑、状如老衲的雷峰塔轰然坍塌的那一天起,就已经在民间议论开了。但由于兵祸连连,外敌入侵,政局不稳,民不聊生,无论是政府还是民间,都没有财力物力来顾及一座古塔的存亡。新中国成立后,政治运动一波接一波,文革时期更是走火入魔,无数的文物古迹遭到毁坏,重建雷峰塔自然无从说起。改革开放给我们国家带来了新的生机。政治稳定、经济繁荣。杭州作为历史文化名城和国际风景旅游城市,西湖风景区的建设受到了政府和群众的高度关注。从八十年代开始,环湖北线的拆迁打通工作就已经开始。湖滨一公园省级机关幼儿园、六公园至圣塘闸市中级人民法院和市级机关宿舍纷纷搬迁,恢复、新建了许多景点如望湖楼、镜湖厅、湖畔居等,形成全开放空间,扩大了西湖环境容量。进入九十年代,市委、市政府保护和建设西湖风景区的手笔就更大了。引钱江水,修杨公堤,拓展茅家埠水面,开通湖底隧道,建章太炎、张苍水、苏东坡纪念馆,建于谦祠、钱王祠,扩建曲院风荷景区,等等。规模之大、投入之多、效益之好,是空前的,是西湖千年历史上不曾有过的。这一切得到了广大市民的拥护,受到境内外游客的好评。
   但重建雷峰塔却是好事多磨。多年来,市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不知写了多少次议案、提案,总不能得到令人満意的答复。有传言说是因为“鲁迅先生早就希望雷峰塔倒掉,既然已经倒了,何必再去重建呢。”还有一种说法是“对中央首长的安全保卫工作不利”……这些传言听起来似是而非,却又无从证实。
   我们认为仅凭这些传言否定雷峰塔的重建似乎没有道理。为了使我们的发言内容更充实,理由更充分,我们决定沿环湖南线作一次实地考察,既调研建筑现状,也分析景观效果。5月中旬某日,我们一行四人,租了一条游船,从一公园出发,沿大华饭店、绿杨新村一路南行,经省军区政治部、柳浪闻莺、柳莺宾馆、汪庄至三潭印月弃舟登岸,再从小瀛洲眺望环湖北岸、东岸、南岸、西岸的景观天际线。经多方位观察比较,相对于北线的宝石山、保俶塔,我们觉得南线确实缺少景观视线的焦点和标志。诚如同济大学已故陈从周教授所说,“自从雷峰塔倒后,西湖南线风景皆虚”。
   虽说西湖不知去过多少次,但象这次带着问题,和朋友一起实地考察、讨论、分析,还从来没有过。我们通过调研,对实际情况更清楚了。当时在钱王祠附近有个市交公司修理二场,厂房比较破旧,主要的修理车间还是我亲手设计的。象这样的单位在西湖边占着风景区用地,对生产不利,对环境更不利。如能搬迁,岂非双赢?
   经过一稿、二稿、三稿反复讨论修改,最后用《关于打通环湖南线景区的建议》为题,我代表九三学社市委会,在1997年6月18日作了大会发言。
   在发言中我们提出,环湖景区约有3135亩土地,目前能向公众开放的绿地只有1665亩,其余都被机关、部队、招待所、居民占用,形成大片“禁区”,阻断了游览路线。一些单位还在不断改建和扩建,环湖南线的情况尤为突出,形成北热南冷的现象。在景点配置上,南线缺少标志性建筑和有吸引力的旅游热点也是重要原因。因此,拆迁非景观建筑,拓展沿湖绿地,开放大华饭店、柳莺宾馆庭院空间,打通游览路线,特别是重建雷峰塔,开发雷峰塔景区,重塑标志性景观,形成旅游热点,带动环湖南线,应该是当务之急。
   这次常委会议以后,在1998年5月七届十次常委会、1999年6月七届十六次常委会上,我们又不厌其烦、契而不舍的一而再、再而三地在大会发言中建议重建雷峰塔。1999年9月,终於传来好消息:雷峰塔景区重建工程正式启动。
   在重建方案前期,我还参加过一次专家座谈会。会议由参加该景区联合投资开发的几家单位组成的筹建办主持。会上提出了几种不同的重建方案。如在选址上,有的主张原址重建,理由是雷峰塔与保俶塔两点连线正与地球子午线重合,构成西湖南北间景观轴线,这在总体布局上是西湖风景区的一大特色;有的主张原址移位重建,理由是稍加移位,既可保留原地宫内的文物,又不影响大局,不改变原来的轴线关系;还有主张易地重建,理由是雷峰塔遗址本身就是不可复制的文化遗存,应予保护,供考古发掘、研究、参观等。在造型上有的主张按1924年坍塌时的形象、色彩重建。我认为实际上这是很难做到的,弄得不好会让人觉得很“假”;有的意见按公元975年钱俶王初建“王妃塔”时的制式建造。我担心塔的形象会不会和六和塔太相似,等等。真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有些问题已经不是重建方案之争,而是文化学术问题之争了。
   雷峰塔於2002年10月25日竣工开放。过去的一切争取、争论,都已尘埃落定。地宫已打开,一千多年前埋入地下的宝贝也已重见天日、再放光华。新塔五层,塔身全钢结构,底层架空,巧妙的保存了古塔遗址,而且能让游客观赏到遗址的原貌。装饰以铜瓦、铜柱、铜门、铜栏杆,铜斗拱,华丽而端庄,可谓是名副其实的“黄妃塔”。
   雷峰塔重建后,景区相应的配套工程如白云庵,如藕香斋,也相继完成,环湖南线游客人数大增,人气大旺。西湖又重现了南雷峰、北保俶,双塔相映湖上的景观。
   雷峰塔的重建过程复杂而又微妙。我们的意见究竟起了多大作用,实在不敢高估。据我所知,几乎同时期提出同样建议的民主党派和社会各界人士,不知有多多少少。我们只是顺应这股舆论的潮流助了一臂之力而已。可以聊以自慰的是,作为市政协委员,作为杭州市民,我们曾经很认真地做了一件事、尽了一点责任。

梅钧安,九三学社杭州市委员会社员。

 


 
相关新闻:
用文字见证时代变革       我为改革主唱一支歌      
圆梦       漫步湘湖      
今天能生活在杭州是福气       家住运河边      
回忆雷峰塔的重建       地震凸显中国改革开放后的三大进步      
欢迎您:您是第 16428102 位访客